当前位置:来凤人才人事网历史赵一荻:无意中影响着中国历史的传奇女性
赵一荻:无意中影响着中国历史的传奇女性
2023-01-17

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故事,在整个中国都家喻户晓。一直以来,对于他们这段感情,坊间的态度基本分为两派,一派是“于凤至派”,对赵四小姐颇多指责,认为她破坏了张少帅夫妇的婚姻;另一派则是“纯真爱情派”,一切是非皆不论,只谈美好的爱情,甚至还给这段情感找了一个模版 王子与灰姑娘。

其实,感情这个事情本来就没有是非可论。若要说是追求纯美的爱情,就是追求纯美爱情;若要说是伤风败俗、破坏他人家庭,无非就是换了个说话的立场而已。不过在这段感情中,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少帅张学良却始终遵守一个准则 他只有一个妻子,不纳妾。“民国四公子”之一的张学良也免得落了“薄情郎”的坏名声。

这个赵四小姐,铺天盖地的信息足以说明她是一个值得探究隐私的人物。这个出生于香港、祖籍浙江兰溪的江南女子从小生长在境遇不俗的官宦家庭。从她曾经用过的几个名字就可以看出,这丫头从小就接受了多方的文化 她母亲为她取的名字叫“香笙”;她平时常用的名字是“绮霞”,据说是她出生时天空正好划过一道霞光;她从小有个英文名“Edith”,所以她又有一个取谐音而定、也是比较广为人知的名字“一荻”。当然了,无论她使用什么名字,后世人们口中相传最频繁的还是因为她行四而得的“诨名” 赵四。

赵四不算漂亮的那一类,顶多也就是个中上等,但她身材好,爱打扮也特别会打扮,再加上她喜好运动,嗜好读书,所以内外兼修,使她具有与一般人完全不相同的高雅气质。正因为如此,她曾经成为天津《北洋画报》的封面女郎。

1927年,赵四16了,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。就是这个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年华是最喜欢玩儿的,当时天津的社交场对她充满了无限的吸引力。说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物 俄罗斯作家列夫 托尔斯泰《战争与和平》中的那个伯爵小姐娜塔莎 豆蔻年华的赵四与娜塔莎简直就是一样一样的人。

初入社交场的赵四就听说了张学良。她想见识见识这是怎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公子。这一好奇不打紧,竟拉开了一个为世人传说了半个多世纪的动人爱情故事的序幕。而赵四这一生的荣耀、艰辛、相随相守也就从此奠定了。

第一次与张学良见面时,正值豆蔻年华的赵四不施粉黛,与舞场中其他妖艳的女子相比,她显得格外超凡脱俗,虽然偏坐在大厅一隅,却一下子抓住了张学良的眼球,赵四也好似真的等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王子。两人匆匆一聚便已一见钟情。

此时,张学良正驻防天津,大帅张作霖也紧握着国家权柄,张家满门都荣耀已极。但未来是谁也无法预测的,这种初尝禁果的快乐随着皇姑屯的一颗炸弹爆炸而葬送了。张学良返回奉天、赵父探知女儿与少帅的感情匆忙为女儿订了婚,这段露水感情原本是可以就此划句号了,毕竟此时赵四的心性还没有成熟,那种像火花一样一闪而过的情感未必能够在她心里留下深刻的灼痕。张学良返回奉天后忙于处理政务,东北全境在少帅带领下百业待兴,张学良竟病倒了。赵四闻听这一消息之后,心中那团小火苗重又燃烧起来,为了那个心中的“王子”,她赵四不惜放弃家里花团锦簇的生活、不惜放弃明媒正娶的尊贵、甚至连一个女孩儿家最该保留的那点儿矜持都不要了。一张纸条宣布她抛弃一切,投奔自己的“幸福生活”去了。赵家从此再“没有”了这个女儿。

一个女孩子,抛家舍业地追随自己心爱的男人,这在于凤至眼里,既可怜又无奈,她收留了这个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的女孩子;而张学良对于赵四的突然到来也始料不及,思忖再三,张学良做出一个决定:如果你愿意跟着我,我不会赶你走,但也不会纳妾,即便是将来两人结合、生子了,这种情况也不会改变。张家为赵四专门辟出一处独立而安静的住所,就位于大帅府左近。从此,张学良出入时,身边有了两位女子常随左右,一位是他的夫人于凤至,另一位、走在稍后的就是少帅新“请”的“私人秘书”赵四小姐。

赵四被张府接纳后的生活重又归于平静、祥和,夫人于凤至是个识大体的女人,从不为难赵四。赵四在这样的环境中身心愉悦,很快就为张学良生下一子 张闾琳。但这样的生活在那样的时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难得的几年平静,很快就被日寇入侵的铁蹄踩碎了。

张学良与杨虎城发动“西安事变”后被囚禁,两个女人是被蒋介石获准陪同的惟二人选,但毕竟当时赵四所生的儿子闾琳年幼,需要母亲照顾,所以在张学良最初被囚禁的三年中,赵四并没有陪同在张学良身边。她先带着儿子居住在上海的公馆,上海沦陷后,她又被迫转往香港定居。

如果不是张学良获自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,如果不是于凤至突发乳腺癌,后来可能也就不会有“赵四小姐与张学良”的故事了。但世事就是这样弄人,赵四像被上天择定的人选一样成为张学良的患难知己。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,赵四取代了于凤至,始终伴随在张学良身边。张学良从少帅之尊一跌而成为阶下囚,失却了以往的风采;赵四与他相守,经历着他的经历,痛苦着他的痛苦,每一分每一毫都有着深切地感受。他们俩人相依为命,张学良把一切希望和欢乐都寄托在赵四身上,赵四则尽全力给张学良以安慰和照料。见过的人都说,赵四小姐经常身着蓝衣,脚登布鞋,几乎洗尽铅华,终日陪伴在张学良身边,令人感动。

这一段艰难历程改变了赵四的人生轨迹。无论是她与张学良终于得到于凤至大度的祝福结成连理,还是后来她与张学良终于获准恢复自由并在夏威夷定居,对于她赵四来说都归于平淡了,唯一真切的就是从始至终的那份真爱。

赵四2000年去世前特意遗言后人,要在她的墓碑上刻上《圣经》中的诗句:“复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,信我的人虽然死了,亦必复活。” 这,或许就是赵四对自己荣辱坎坷一生的感悟和总结了。